金曲獎歌手舒米恩 用無國界音樂拉近世界的距離

FacebookFacebook MessengerTwitterWeChatLineCopy Link

當人們崇尚紐約或巴黎的時髦生活時,有個住在都蘭村的部落小子,兒時的夢想是去台東市看一看。然而,現在的他不但去過台東市,足跡更踏遍世界各地,這位創作鬼才舒米恩,Suming Rupi(舒米恩.魯碧),是怎麼從部落裡的懵懂少年走向國際?

舒米恩在挪威薩米族音樂節(Riddu Riđđu Festival)中與世界各國朋友大跳舞圈。(照片提供/米大創意有限公司)

已將金音、金馬、金曲囊括懷中,今(2017)年10月又獲總統文化獎「青年創意獎」的舒米恩,在小學四年級時曾寫下「我的個子雖小,但志願並不小,希望未來能做一首全世界都喜歡的歌曲。」這段模範生感言,如今看來竟是始終如一的鐵證。

問起他何以自小就認定目標?舒米恩謙遜地說,當時是沒得選擇,成績不好、運動細胞不強,而在天生好嗓的原住民環境裡,合唱團更是連邊都沾不到,「十個原住民有九個會唱歌,我就是剩下的那一個,只能算具備產品差異化。」自嘲與幽默,是舒米恩一貫的個人特色。

做喜歡的事 做到精通不放棄

國中畢業後的舒米恩,離開故鄉都蘭部落去台東唯一的男校台東高中就讀,因為自知體育不如人,便加入管樂社,向學長學薩克斯風和豎笛,之後為了寫歌,他開始自學各種樂器。非科班出身的他,原本連看譜都有問題。但音樂實驗對他來說很好玩,他還應同學之邀寫情歌,因而逐漸開啟了音樂創作之路。

高中時的舒米恩把心思全數用在音樂上,沒想到畢業後,卻為生計從事各種無關音樂的工作,像是輕鋼架天花板工人、快炒店學徒、劇場舞者、音響公司小弟等,樂觀的他認為,「所有工作都有觸類旁通之用。」

考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後的舒米恩來到台北,兼容並蓄的學習風氣,讓他這個外地來的孩子覺得很自在,舒米恩還在旁修的工藝系課堂中發現自己的與眾不同,原以為很土的部落傳統編織技藝,居然讓老師大為驚豔,甚至付費請他講課,也因此引起同學們對部落文化的好奇。然而此時,家裡需要舒米恩負擔家計,迫於現實他只好休學去當兵,中斷了大學生活,提早入伍當班長賺錢養家。因經濟因素休學,反倒使他更清楚自己的目標。人生中第一個樂團「圖騰樂團」就是在當兵時參與的。退伍復學後,組了第二個樂團「艾可菊斯」,同時繼續尋找經濟來源,舒米恩發現音樂創作比賽的獎金,對當時身為學生的他而言很豐厚,「我整天參加比賽,當獎金獵人,就這樣生存下來。」

在網路還不發達的年代裡,舒米恩四處從海報中蒐集創作比賽的資訊,包括水利署愛護河川、國民健康署愛護健康、國稅局誠實納稅的寫歌比賽……都是他練功和賺學費的管道,別人覺得乏味的政令宣導題材,對他來說卻很好玩。

「一定要喜歡自己做的事,才能做得長久。」比賽常勝軍舒米恩只要一出手就獲獎,甚至在鄧麗君基金會辦的星願歌曲創作賽中四連勝,讓主辦單位訂下得獎者隔年不能報名參賽的規定。用創作領的薪水讀完大學的他說:「做喜歡的事還能拿到這麼多錢,你不覺得很棒嗎?」

舒米恩一路以音樂為樂玩到成為獨立音樂人,以作曲嶄露頭角,後靠著自我進修成為創作、填詞、編曲、演唱全方位音樂創作人,正如同2015年獲金曲獎的最佳歌曲〈不要放棄〉一樣,刻苦而堅定地走在摯愛的音樂路上,這首歌不只是創作,也是他的日常實踐。曾赴英國、冰島、美國、加拿大、法國、紐西蘭、斐濟、帛琉、日本等地演出的經歷,讓他在文化碰撞的驚喜與遠離家鄉的孤獨兩種情緒交織下,更加認識自我。

有趣的是,舒米恩總是選擇母語做為國外演出曲目,因為阿美族語對外國人來說格外稀少與特殊,這種對語言的好奇心能吸引聽眾,舒米恩說:「語言很有魅力,不該是一種隔閡,而是可以快速拉近彼此、貼近人群的利器。」也因此,他每到日本演出就會準備一首日文歌,加速建立與聽眾的親密感。

學語言像呼吸、吃飯一樣平常

不過舒米恩略帶靦腆地自白因為英文不夠流利,在國外仍必須仰賴隨行翻譯才能解決語言的障礙,也遺憾倘若自己具備流利的溝通能力,就能精準即時地與國外表演者交流對音樂的想法和演出經驗。舒米恩分享一個真實的笑話,每當他自我介紹“Hi, my name is Suming , and I come from Taiwan."對方都會回“Oh! Thailand."即便再次解釋來自於台灣,對方還是說Thailand,「可能Taiwan 跟Thailand 兩者的發音很像吧。」舒米恩笑說。

因為舒米恩想要接觸不同文化的音樂和人群,所以即便文法不完全正確,也會盡力用英文單字搭配比手畫腳與各國的人交流。舒米恩認為,學習語言是一輩子的事,就像呼吸、吃飯一樣平常,每天都需要透過「說」來傳達彼此的想法,所以唯有不斷地練習才能養成習慣。舒米恩鼓勵中學生從現在開始多學多練,以便在需用英語的時刻,隨時上場。

懂得負責 就離長大更近了

辦水墨畫展、投資原民品牌花生騷、策畫部落小旅行與阿米斯音樂節、烹飪……,舒米恩喜歡的事很多,但中心思想始終是音樂,包含魏德聖的電影《52Hz,I Love you》、公視《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》談論的社會議題,他都是用寫歌的方式參與。在多角經營下,深感即便每天工作16個小時時間還是不夠。

繞了世界一圈後,舒米恩體悟世界很大,但他認為只要走出去就會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,並且要勇於嘗試各種事物,才會知道自己的匱乏和喜愛,舒米恩下一步目標是把關注事情再濃縮,除了走穩,還要聚焦思考如何走得長遠。

不變的是,音樂始終是他緊握的發言權,舒米恩認為所有事情他都可透過音樂創作的管道進行,若關心社會議題就在歌詞中發聲、想與年輕族群對話就做流行元素高的曲風、想要關注部落文化就使用母語創作、想要將台灣精神擴展到國際就使用外語歌詞,音樂是舒米恩接觸各類事物的媒介。

也許是任務多行程滿,也許是使命感的重量,總是開朗熱情的舒米恩,在採訪這天,卻異常惆悵、柔軟,「要有責任,減少依賴,長久的依賴會讓人長不大。」走出舒適圈也是舒米恩對年輕學子的期許,就像課文中的那句「任重而道遠」,也許這是一個要為自我開道的少年走向成熟獨立的必經之路。

About舒米恩Suming
出生:1978年
現職:第六屆公共電視董事會董事、詞曲暨音樂創作人、演員
經歷:阿米斯音樂節創辦人,第一、二屆阿米斯音樂節執行總監
學歷: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圖文傳播藝術學系
得獎紀錄:獲金曲獎、金馬獎、金音獎、金穗獎等獎項近20次,第九屆總統文化獎「青年創意獎」
經歷:代表台灣赴日本、英國、德國、挪威、不丹、西班牙、帛琉、斐濟、吉里巴斯、香港、中國、加拿大、美國、法國、紐西蘭等地演出或交流

文/蘇怡和

《 English OK 中學英閱誌 》第 06 期
各大通路、誠品書店、博客來同步販售中!
期刊訂閱 » 優惠方案
FacebookFacebook MessengerTwitterWeChatLineCopy Li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