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甄選戰》客製書審、依經驗整合論點 他如願考上北大法律系

身為自然組卻跨組選讀第一類組科系,畢業自台南市私立德光中學的汪聖德,高中便常關注法律新聞,當面對公民課本中滿滿法規時,不同於一般人認為需死記硬背的想像,他反而抱著好奇心與熱忱探究每個法條為何而生,因想更進一步研究這門關乎所有人的學問,他在去年如願藉個人申請進入台北大學法律系就讀。

汪聖德認為,法律是門需與人交流的科系,在書審或面試時可特別展現這方面的特質。(照片提供/汪聖德)

翻開汪聖德當時提交的書面審查資料,乾淨且整齊的排版,令整份資料看來一目了然。他分享,準備書審資料時一定要先上網查詢未來想申請科系的相關資訊,「除了可理解系所需要具備哪些能力,部分科系也會將書審資料相關要求列出。」以北大法律系來說,當時就要求書審資料要有性格自我分析、求學經驗、生涯規畫這幾項。

書審資料圖像、條列呈現 吸引目光

汪聖德認為,法律是需與人交流的科系,因此他在性格自我分析的部分便特別敘述自己在人際溝通、互動時的情景,「不過記得不要誇大,重要的是要能讓教授看到自己和想申請科系的關聯性。」他進一步說明申請不同科系時,書審資料客製化的重要性,「像申請二類組的理工科系時,書審中便會提及我喜歡觀察、研究等。」

書審資料還有另一項重點是簡明扼要,汪聖德解釋,之前看過有些同學將讀書計畫以自傳的方式呈現,洋洋灑灑地寫一大篇,文字量多反而不易閱讀,「善用大小標和條列式的方式呈現,會更容易抓到重點。」他還建議,獎狀、證照方面要懂得適當取捨,不是從小到大所有獎狀都放,而是應選幾項具代表性的,若與想申請科系有所相關更好,且語言檢定證照最好都應放上去。

他不藏私地分享,自己的書審資料有另闢一處「生活剪影」,考慮到許多教授沒時間細看文字,他將自己國、高中求學階段的亮眼表現或活動照片透過排版呈現,「這樣可讓教授更快且清楚地了解參加過的活動,圖片呈現也能成功吸引目光。」

自介端出亮眼資歷 拋誘導性問題

「以前就聽過法律系的面試是除了醫學系外最硬的。」汪聖德說,自己事前有特別關注考古題、時事議題等等,平時也不斷請老師、同學幫忙模擬面試。北大法律系最大不同點是,面試時的教授和看書審資料的並非同一批,因此面試時,不能認為書審資料已提過的就可略過,而是應將亮眼的活動經歷融合在自我介紹裡一併陳述,且應避免流水帳般的報告形式。

國中時期曾因家庭因素遠赴美國念書,汪聖德回憶起當時不適應的辛酸,剛開始一句英文也聽不懂,他便每周都到圖書館借書,希望能藉此訓練英文能力。

起初只能選擇圖多字少的書籍,半年後已是能閱讀英文小說的程度。到海外念書不論國際觀、適應力、跨文化理解力、英文能力等方面都大大提升,「像這類亮眼或能佐證能力的經驗,便可在自我介紹時提出。」果不其然,面試時教授也對他過去求學經驗很有興趣,甚至還建議他應透過特殊選才,而非個人申請入學才對。

至於面試時,若被教授問到不確定或不會的問題,該怎麼應對呢?汪聖德以面試時的問題為例,當時教授詢問的是:台灣是否適合引進美國陪審團制度?汪聖德分析,通常可以和自身經驗連結,他以過去在美國時爸爸曾被徵召為陪審團的例子切入,再提出見解,讓論點更具說服力。他也提醒,「除非有限制時間,不然回答時盡量講得越多越好,若只簡短回答,教授就會抓到空隙來詢問更多難以招架的問題。」

他鼓勵學弟妹應多參加活動,對往後製作書審資料或面試十分有利。另外,英文能力也是加分利器,有的系所教授面試時會要求使用英文。「在書審或面試時,提出需要使用英文能力的相關活動經驗,也是佐證自我的方式。」

如汪聖德在高一時參加的台美青年高峰會,是由兩位美國教授帶領研究生來台舉辦的營隊,活動中需與外校學生共同組隊發表、演戲等等,全英文的活動經驗不僅可藉此發現自己的不足之處,同時也是一次練習英語口說的好機會。

三要點,教你如何抓住教授的心

1. 不同科系的書審資料應客製化,展現自己 與欲申請系所的關聯性。
2. 書審資料中的獎狀、證照要懂得適當取捨,語言能力檢定證照建議都放上。
3. 回答教授問題時可由自身經驗出發,再融合見解會更有說服力。

About汪聖德
出生:1998年
就讀:台北大學法律系一年級
學歷:台南市私立德光中學
學習歷程:德光台美青年高峰會、德光中學管樂團、校內廣東中山訪問團、台南市英語籃球營英語志工、全國小論文寫作比賽甲等、全國讀書心得比賽優等

文/林郁宸

延伸閱讀》想要學好英文 看雙語達人如何用數位工具Anki自學!